• <button id="hxllt"><acronym id="hxllt"></acronym></button>

  • <dd id="hxllt"><pre id="hxllt"></pre></dd>

  • <s id="hxllt"><acronym id="hxllt"><input id="hxllt"></input></acronym></s>

    <li id="hxllt"><tr id="hxllt"></tr></li>
  •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服務 >> 學生天地 >> 正文

    夜雨孤燈讀《壇經》

    發布時間:2004-11-05      作者:學生管理      點擊:

    讀書生涯中,免不了有這樣一些時候,枯坐燈下,意懶神滯,百無聊賴之中,聽夜雨寒風在窗欞飄搖。每逢此刻,我總習慣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六祖壇經》,默誦靜思片刻,原本不寧的心緒,一會兒便被眼前書中那一行厚樸堅定凝重莊嚴的文字充滿,而且,往往還會有一種別樣的情愫在這夜魚孤燈中裊裊的洋溢出來。這時候,窗外的風雨似乎也幻化成一片天籟,仿佛自己正置身于一個清明澄澈的世界之中,眼前的“俗物”也仿佛放射出圣潔的靈光,如水般地飄溢在你的四周……所謂"境由心造",大抵如此吧.

    我不是任何形式上的信徒--不持戒,也沒修禪,自然用不著苦心孤詣地去守持那些繁文縟節,但是,經常讓思想去觸碰一下“清規戒律”,倒能生出不少微妙的感覺?!叭诵奈┪?,道心惟微”,在這樣的境況中,也能多少有點體會。久而久之,這樣的觸碰便生成了一種習慣的樂趣,自以為在享受著無拘無束的好處。擁有一片自以為是的自由和清凈可以放縱你的思緒在每一頁書上輕輕地往返流蕩,恰似風行水上。那種風吹水上粼粼的景致和感覺,不是也很誘人麼?

    也不盡然。信傳自有信徒的得天獨厚。信徒可以因信得救。不信,自然無從獲救,也就只能墮身于欲念貪嗔的輪回折磨,無法超脫塵事之苦。信,當然也包括信經。佛的意旨在經中。經是凡界圣界的橋梁,信是神賜予你解經的鑰匙。在每個信徒的眼中,經是宇宙中大真理,是生命賴以維系與照亮的支撐,是過去,現在和將來的貫穿和流動,是超脫限界的靈魂,是深深扎根于大地的一棵精神之樹。這就是因信而產生的力量,一種完全徹底地改變一個人精神面貌的力量。我寄身塵世,卻向往這樣的生命境界與精神力量。這樣的境界和力量,對于一個塵世居士來說,可能嗎?

    首先想到的是一則幾乎人所皆知的佛典。說的是禪宗五祖弘忍欲傳衣缽,囑眾僧寫佛偈,以明心境。先有高僧神秀者寫道:“身是菩提樹,心為明境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焙龆?,有一伙房名慧能者,不識字,聽到寺里傳念的神秀偈語,乃托人將自己的一段偈語也書于墻上,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焙肴虨榛勰苜手魉鶆?,倚之為可托付之人,召來慧能托付衣缽,慧能受之后,如一鶴飄然南行。這就是所謂的“作偈呈心,慧能得法?!?/p>

    這個典故很早就聽說了,只是一直悟不出其中的味道。后來慢慢的覺得神秀的偈語顯得小心謹慎,處處有一種舉輕若重的拘泥,講求一種修養功夫,以此明心見性,重在佛性。而慧能的偈語空靈灑脫,透溢出一種舉重若輕的自由超脫,強調的是空。所謂頓漸之分,多是神會牽強之辭,誠如胡適所言,實非慧能本意?!秹洝分性疲骸叭穗m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葛獠身與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別?”又曰:“法無頓漸,人有利鈍。迷即漸勤,悟人頓悟。識自本心,足見本性。悟即元無差別,不悟卻長刧輪廻?!贝俗阋詾樽C。唯余人屬迷鈍,卻又向往利頓無境,無根無柢,卻急于明心見性,如此南轅北轍,或者緣木求魚,也只能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了。

    慧能有偈:“心迷《法華》轉,心悟《法華》轉?!鄙頌樽x書人,久陷書海,既為讀書所樂,亦為讀書所困??傆幸环N沉重系壓在心頭,推之不動?!墩撜Z》中云“顫顫驚驚,如履薄冰”。每逢此時,便向往慧能的灑脫覺醒。菩提,明鏡這些東西,原本不存在--心外無物,何必自設心牢,自尋煩惱呢?若說神秀為歷史所困,走的是漸進修持以達解脫之路的話,慧能只是極瀟灑地揮一揮手,眼前的歷史煙云便消散殆盡。這種瀟灑,不正是天地間最有魅力的瀟灑嗎?

    如此,伙房僧慧能那飄然南行的身影便深深印在我的記憶中。

    不僅如此。

    《壇經》曰:“此世界名婆娑,意為忍。是說不為煩惱三毒所刧奪,并樂意忍受,以能堅忍,故名堪忍?!狈鹬袒娚?,便從學婆娑世界講起,就是世間法。佛法便如蓮花,出于污泥,而灼灼其華,不為污泥所染。但倘若只是虛空,只是清水,蓮花將由何而生呢?

    佛只是用蓮花的“清”與“空”去照見塵世的“實”與“有”;用對真諦的知覺,點醒沉淪的迷惘。此所謂事為俗諦,理為真諦。一切有情須由俗諦論得真諦??嗉撬字B,滅道是真諦。不周遍塵世,怎么找出世間的路?因此,若人的本性是善良,又何妨去愛,去恨,領受自然之所予,而完善自己的一生。癡情的寶玉不是參得“無可云證,便是立足之境”么?比他癡情的猶進一境,曰“無立足境,方是干凈?!比松幪幗杂写笕鍪痔?,此等已即是撒手處,但在未愛,未恨,未證得完善具足的人生前,何嘗撒得手呢?

    凈手焚香讀《壇經》,仿若春風化雨,荒漠沙國一股清泉,胸中涌出一片綠洲,喧囂的塵世漸漸遠去,清涼之氣令塊壘頓消。也許,對于我這樣一個身居塵俗中,既向往明心見性而有對世俗歡樂依戀難舍的靈魂來說,這一時的解脫,便是永恒。

    夜雨中,孤燈下,撫卷《壇經》,一室皆清涼矣!

    ----------------------------------------------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秋啼金井闌,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燈不明思


    上一條:信仰----寫在入黨后
    下一條:我眼中的《安娜·卡列寧娜》


    關閉

    招生咨詢:3024371(劉老師)

    教務咨詢:3041386   qzddjw@163.com

    教學咨詢:3026218   qzddjxky@163.com

    小猪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