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hxllt"><acronym id="hxllt"></acronym></button>

  • <dd id="hxllt"><pre id="hxllt"></pre></dd>

  • <s id="hxllt"><acronym id="hxllt"><input id="hxllt"></input></acronym></s>

    <li id="hxllt"><tr id="hxllt"></tr></li>
  •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服务 >> 学生天地 >> 正文

    这种风华已经绝代

    发布时间:2004-10-12      作者:学生管理      点击:

    去年4月1日,愚人节,张国荣以愚人的方式把自己给羽化了。在得知他辞世的消息时,我并没不相信这是真的。在确认这个消息之后,我找来一个夜,看了他的告别演唱会,看一个死了的人在千万人的掌声欢呼里倾情盛放,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所有的歌词,带了别样的体会,字字成谶。

    垂下眼睛熄了灯,

    回望这一段人生

    若我可在活多一次,

    都盼再可以在路途重逢着你

    不知道为何你会放手,

    只知道习惯抱你抱了太久

    风再起时,

    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

    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

    我象那银河星星,

    让你默默爱过

    大结局,今天最后,不必寄望来生。

    醉生梦死、爱恨贪嗔之后,终于是惨淡的一笑,飞身一跃化作天边的云霞。不知道从此是他寂寞了还是我们寂寞了,还有谁,继续为我们上演华彩如金粉、迷离如烟尘的真人秀?

    冯小刚说,选择自杀的人,心里一定有天大的委屈。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一幕幕悲欢离合之中,分不清是戏是人生,是角色的悲苦还是哥哥的真心真情。都说张国荣演戏太投入,常常人戏不分,合而为一,难怪能够感人至深。他的绝代风华,常常令世间女子自叹不如,唏嘘不已。他的戏剧人生为他赢得偌大声誉,却也将他裹挟进去,掀起重重帷幕,总也找不到自己。难道这就是他的委屈?

    从最初对这个男人的抵触,到现在开始喜欢他,在这里不想去回顾什么。我不是荣迷,从来不是,甚至没有很认真地听过他的歌,看过他演的电影,除了那部《霸王别姬》。

    初见他便是程蝶衣,张国荣的哀怨与依恋一再被做了特写,慢慢回眸,突兀转身,阶前长立,渐行渐远,人戏不分,奈何几多?

    暧昧的性别,含混的歌声,故怪的人生,张国荣不是女子今生所追求的那个类型,但一定会对着他的完美演出抑或真情流露而长久凝望。

    直到他翩然离去,我才真正走进他的世界。

    每天看他的电影,《霸王别姬》,《夜半歌声》,《胭脂扣》,《阿飞正传》,还有他留给我们最后的那部《异度空间》;

    每天听他的歌,《风继续吹》,《深情相拥》,《沉默是金》,《一辈子失去了你》,每每想开口唱歌的时候,总是那句“当爱已成往事”;

    每天读他的传记,他的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映在脑海里。

    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为他的离去而心痛。。。。

    他的死,如璀璨的流星滑过天边,擦亮了整个世界,顺理成章,优美之至,不觉得难舍,倒觉得更为可观。我们愿意看到他在最最灿烂的生命年华中以最最豪华的方式向我们挥手作别,而不愿看他凄凉苍茫地老去,然后湮灭在人世间,——这才是最最残忍的事情。

    而此时此刻的我,不是也已将他牢牢铭刻,再也不能忘记。

    耳边响起了那首早已烂熟于心的歌声,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

    爱与恨都还在心里,。。。。?!?/p>

    在哥哥周年忌日即将到来之际,谨以此文,传达我对逝者的哀思,而此时此刻,我心中的痛,又岂能言表!就让清泪两行,化点点相思意。

    我们欣赏他,如同我们欣赏自己,欣赏我们曾经拥有的亮丽风华;我们赞叹他,如同我们赞叹自己,赞叹我们曾经经历的灿烂风华。

    但是,他的那一种风华我们永远只能为之流连而不能拥有,因为这种风华已经绝代。


    上一条:我眼中的《安娜·卡列宁娜》
    下一条:太阳的眼泪


    关闭

    招生咨询:3024371(刘老师)

    教务咨询:3041386   qzddjw@163.com

    教学咨询:3026218   qzddjxky@163.com

    小猪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