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hxllt"><acronym id="hxllt"></acronym></button>

  • <dd id="hxllt"><pre id="hxllt"></pre></dd>

  • <s id="hxllt"><acronym id="hxllt"><input id="hxllt"></input></acronym></s>

    <li id="hxllt"><tr id="hxllt"></tr></li>
  •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服务 >> 学生天地 >> 正文

    发布时间:2004-12-02      作者:学生管理      点击:

    曾想过,也许我的前世是在海边度过的。

    每天面对浩空下的海面,鱼肚白的浪花,有时,偶尔得到一个珍珠质的尖尾海螺,放在耳边,听,海的声音。大海在狂风的怂恿下咆哮时,我会举起我的双臂,期待他的再一次平静。海浪哗哗得涌上海滩,冲洗着细细的沙子。我会撩起裙子,奔入水中。海水教会了海滩温柔,漫步在海滩上,脚下似乎踩着软软的细纱,连成一片,又分散开来,若即若离。我会捧起一手的软沙,散开,沙子像小小的雨丝,把水面击开小小的痕迹,又愈合。

    我应该会有一个爷爷,他没有白白的胡子,但有矍铄的眼神,满身的海水腥味儿,那是去不掉的,是一辈子,海的烙印。他会打渔,但不擅长,只不过能糊口。他有时去镇上,每次回来会笑着给我讲那除了海以外的世界,我有时会对爷爷带回来的海蓝色的饰物,衣裳感兴趣,因为我想知道,除了海,还有什么能研出如此的爱怜。

    有时,躺在海滩上的时候,我会见到一个很小的寄居蟹,这是一种胆怯的生物,宁可一辈子背着它的壳,不愿自己出来闯。我怜它,但不爱它。

    有时,爷爷和村里的壮年男子出海归来,告诉我鲨的霸气,鲸的宏伟,海豚的友好,我会静下来,仔细听。我也许的确是与海有种天生的缘分吧。爷爷说,当我还是个婴孩的时候,我就是和村中的孩子不一样。我很少哭,总静静得听 海声,看到海,我才会笑。

    是,海的狂怒,在我眼中是精灵的舞蹈,是溅开生命的天籁;没有比海蓝更绚丽的色彩,没有比海水更让人清新的流质。

    ……

    下辈子,我还会在海边吗?

    这辈子依然与水为伴,生在水乡,却缺了水乡少女的柔媚,多了海的铿锵与虚伪的冷漠。第一次见海,已过了人生的十余年。星海畔的海却失了星的灵性。远远嗅到,不是自然的海腥味,从不近海的人竟对海有如此的熟识,连自己都被吓到。

    这是穿越了常识的奇迹,却又是早已注定了的自然。

    看着灰灰的海,他病了?是吧,不然他为什么哀叹?

    心中有凉意,似乎心中有什么东西被割破了,在清凉的海风吹动下,暴露无疑。根本没有掩饰的必要,心中的喜悦,哀痛,心酸,难过,期待,爱恋,叹息,一齐绽开来,几乎要跪下,却因为这硬的海滩的陌生而恐惧。

    终于离开了星海畔的死去了一般的海,再没近过海。心中有期待,想海;心中有恐惧,怕再遇到死寂的海。

    一切因为对海的依恋。

    请允许我祈祷:

    请让我下辈子,

    依然在海边,

    依然不离开海,

    宁愿做一辈子守在海的旁边,

    一辈子做他的守望者;

    宁愿沉睡在最深最暗最冷的海底,

    不要离开单纯的海水。


    上一条:美 丽 ? 归 来
    下一条:寄痴心风雨中——献给寒冬中的中国足球


    关闭

    扫码关注微信
    在线教学满意度测评

    招生咨询:3024371(刘老师)

    教务咨询:3041386   qzddjw@163.com

    教学咨询:3026218   qzddjxky@163.com

    小猪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